工作是為了什麼? 

為了賺錢買東西

雖然用不到但很想要
未來要二選一 或 兩個都要
Raspberry Pi 4 Computer Module 4!

從我去年 12 月買了一台 Xbox one s all digital 到現在,我已經用各種方式訂閱 Xbox game pass ultimate。
今天確定了,不再續訂了。
我個人估計,12 月或 1 月買了 Xbox series X;再者,在明年第一季買了三款心目中必買的遊戲後再說。

十幾年前開始,天朝官方開始禁游牧了。
強行讓牧民定居,城鎮化。
發生了一些慘事的,只是遠一點就沒什麼人知道了。
再早前幾十年,收繳過東北有狩獵傳統的多種少數民族的槍具。
這都是一步一步來的。
把人拴在土地上,禁錮住。

昨天被问到和烧纸有什么区别…小小的总结一下 :blobcoffee:

:fox_announce: 食物系列上架了!

稻香村糕點
:oo_zaonisu: 枣泥酥
:oo_zaohuasu: 枣花酥
:oo_zaonifangsu: 枣泥方酥
:oo_zaojiahetao: 枣加核桃
:oo_xiangyubing: 香芋餅
:oo_lizibing: 栗子餅
:oo_nanguabing: 南瓜餅
:oo_niushesu: 牛舌酥
:oo_xuehuasu: 蔓越莓雪花酥

:uc_dabao: 蓮香樓的雞球大包
:uc_hashbrown: 麥當勞薯餅
:uc_cartnoodle: 車仔麵
:uc_curryfishballs: 咖哩魚蛋
:uc_beef: 蘿蔔牛腩
:uc_palmier: 蝴蝶酥
:uc_scone: 文華司康
:uc_scone_jam: 奶油忌廉 & 玫瑰花瓣果醬

做得很開心的一組,謝謝你們的踴躍回應 :rabbit_white: 尤其上面的我完全不熟,找圖片的時候學到了很多www 之後也歡迎來各種許願!! :fox_pray:

推薦可愛朋友的稻香村repo:pinkorange.red/@OrangeOcean/10

最近有關「抑鬱症防治」的討論讓我想起了 gap year 在大陸華南地區某高校短暫做 counsellor 的經歷。

當時因為在開學季,有新生心理普查要做,每天都要和所謂「有風險的學生」談話到很晚。那時幾乎每天匯報工作講我認為需要重點關注的學生時都會被問的一個問題是「你覺得他/她會死(自殺)嗎」。學生被同寢室的人霸凌,你覺得他會死嗎?學生被疑似教職工的人性侵未遂,你覺得她會死嗎?學生持續多年被母親家暴繼父猥褻,你覺得她會死嗎?

我每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時都會非常本能地不適,雖然明白高校心理輔導資源非常有限,要把時間和精力都用在「最需要幫助的人」身上,也明白問我這個問題的老師有來自更上層的壓力。但我在想,若我們把人命當成 KPI,若我們的訴求僅僅是「不要讓學生從學校的任何一棟樓上跳下來」,並且因此對其他沒有輕生念頭的人的痛苦和掙扎視若無睹,這樣還稱得上是心理輔導嗎?或者說,只是一種冰冷無情的「威脅評估」呢。

而更令我難過的是,面對這個問題我似乎很多時候又只能客觀地回答「我不認為他/她會自殺」,然後每次都聽到「那就先不管」「我們已經做了能做的了」這樣的回覆。那種感覺像是我在那些談話中感受到的他人的絕望、對方給予我的信任、我強忍住沒有當學生面滑落的淚水都被一巴掌拍飛,像我又親手將他們往深淵裡推了一點點。

我又想起心理中心給輔導員開學生心理危機處理講座時的場景,輔導員三三兩兩地進來,在下面隨意地打著王者榮耀,偶爾拿起手機拍一下 slides 上的自殺熱線電話,然後又迅速地低下了頭。當時我在想,這些人真的能擔負得起他人生命的重量嗎?

我又想起第一天去見心理中心主任時的場景,她知道我不在大陸念書,問我「國外的學校會有新生集體的心理普查嗎」。我說「高中和大學都有心理服務,但是沒有要求過入學時做心理測試」。她聽後一拍手,跟我說「你不知道,中國這幾年心理健康工作發展得可好了,比國外學校還關心學生」。我當時將信將疑。但僅僅是短暫在那裡工作後就明白,「不強制學生向學校匯報心理狀況」,實際也是一種溫柔。

If you interested and willing to, you can try to host your own Mastodon instance.

之前測試的時候忘了關申請通道

本實例是個人實例

這兩個譯名不錯(笑 

万普拉斯
銳爾覓

Show more
墨魚海域 CuttleSea

私人試驗場所。不對外開放註冊。 Personal and private inst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