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怎麼了?算了,還是繼續這種壞掉的生活 

開始工作後,
變成了我快樂地活下去的動力。

正確來說,擁有這些被資本主義洗腦後才想要的產品,可以讓我有愉快的感覺。

這種想法健康嗎?
按我高中時期建立的價值觀來說,不健康。
就已經三觀壞掉的現在的我來說,我對自己的未來已經沒什麼憧憬。
一個人走來,我相信也會一個人離開。
我對自己的生活沒有高要求,工作也只是讓自己能活下去,並有能力買這些可以讓自己愉快的商品和服務。

Show thread
Pinned toot

强制更新實例外用戶個人資料頁内容 

You can re-fetch the profile of a user by putting their url (like mastodon.social/@gargron) into the search box.

github.com/tootsuite/mastodon/

Pinned toot

@sotongdj @sotongdj

第三版
收藏/点赞/星号:
。已读
。或已讀外加默默地赞成 👍

转嘟:
。不能只有我看到
。十分赞成赞成👍👍👍

复读:
。我超級超級赞爆 👍👍👍👍👍
。同時大家都该知道我超級超級赞爆这嘟嘟

TL:
。多對多对话的回覆
(aka 給在座的各位)
。不好意思直接回覆
(as 人家有时会害羞,没缘由地)
。你看不到我的回覆 😏😏😏😏😏
(sometimes,尤其是跨站 TL)

有陌生人嘗試登入我的谷歌賬號
有陌生人打電話來,我猜應該是詐騙電話

為了活著,人真的什麼都可以做
我們的世界介於烏托邦和反烏托邦之間

Gmail 帳戶第一封信
(不是人生中第一封電子郵件)

自我反思 

事件的發生距今兩個月

當時我的同事吼我
我不爽
乾脆就不理他
冷處理直到他離職
他離職後我依舊不變
這是件小事
如果只是同事,就當他是發神經
但他原是我的朋友
我對朋友的容忍度比較低
原因是我會分享的事物比較多
我交朋友,求的是安全和舒適
不是小心翼翼

剛開始,我等的是親自道歉(面對面)
我要的是形式
畢竟這件小事對我來說沒什麼
但我對他的信任受到了傷害
他會有那一次,就可能會有下一次
我的心情不能一直這樣被影響
也不能留在可能被影響的擔憂中

他至少要先道歉
我才能開始說服自己的過程

快一個月的時候
沒有親自道歉
我心裡其實打算放下,原諒他
但晾在一旁久了,我怒了
我覺得算了,我不要放下
所以我烙了狠話

我覺得我的狠話讓他不敢再和我說話
即使他只欠我一個道歉

滿兩個月了
我覺得可惜
只能說他的確不是我朋友
三個月的時間
也沒看到我吃軟不吃硬的性格

在我的視角,
他過得很可憐。
我自我感覺我應該能幫忙

現在回想起來
也許我才是自傲得可悲的那個

反思好了
把他放回“失去了覺得可惜但不需要挽留因為有毒的友情”架上
然後把記憶櫥櫃的門關上

一剎那的不復存在的喜悅,等未來台灣微軟正式提供該服務吧 

每個段落搭配一張截圖。

我如常打開 XGP app。
然後看到往常無法點擊的“遊玩”鍵變可用。
點擊後,app進入遠端串流模式。
我太幸運了吧!
可以加入原本已經結束的封閉測試。

載入存檔的時候,我發現系統界面其實是韓文。
原來我只是暫時被判定為韓國玩家
誤會了。

我用遠端串流連到我的主機截幾張圖
回到 XGP app。
恢復正常了,如常無法使用“雲端串流”。

同時,我才發現我的地區一直設定在美國。
因此台灣地區無法使用的雲端串流才會出現在我的首頁。

經過幾天的思考,目前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突然想到,
主流社交平台剔除這些非主流的言論
廣告主應該屬於施壓一方的一部分

就像 YouTube 一直被詬病只會迎合廣告主去局限創作者的創作自由
----
被主流平台驅逐的觀點不會消逝
他們會找到容身之地
接著會越來越極端
主流觀點逼迫非主流形成只有非主流的回音泡泡
外界不會知道泡泡內的觀點
泡泡也無法解除外面的資訊
內外的差異會越來越大
不斷地正回饋

檯面上的管制比檯面下的野蠻生長好

公開歸公開
誰說作者公開就可以肆意公開不打碼轉載?!
(不尊重原作者和作者所在的社群的人不配用“分享”稱呼轉載行為)
請尊重嘟文所在的實例的規範

馬賽克掉域名不是 Mastodon 的通則,但是 m.cmx.im 的社群規範
請用戶遵守

在捷運上遇到地震警報(車上無感)
捷運在通道內暫停一段時間
目前恢復運行
沒事

Show thread

在捷運上看到身旁的人抱怨手上的 很重
我的感想:哼,啊不就是

還沒有頭緒,還沒有結論 #不喜就封鎖吧 

言論自由和政治正確
這兩者之間的平衡很難

推特臉書這類的公司到底有沒有權力下架?我不確定

站在社會安全的角度,不該讓煽動性言論或假新聞傳播開。

但是站在言論自由的角度,他們代表的是他們自己族群的想法。下架他們的言論不也是抹除他們在網路上的存在。

就我主觀的認定:民主是脆弱的。言論自由是民主制度要保護的權利,但任何破壞民主制度的言論都該被阻止。

#蠹书偶记

忽然想到,其实早在西汉时代,中国人就曾经掰扯过持枪权的问题,而且在观念上跟美国人有很大的重合度:

武帝时代,丞相公孙弘请禁止民间持有弓弩,理由是这玩意杀伤力太大,犯罪分子都玩这个,捕快就没法干了。

吾丘寿王则反对这个提议,并且有理有据提了四条:

1,对民众来说,不管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状态下,武器都是用于自卫的必需品:
“古者作五兵,非以相害,以禁暴讨邪也。安居则以制猛兽而备非常,有事则以设守卫而施行阵。”

2,儒家礼制本身就有尚武的一面,射礼是周礼中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

3,社会治安归根结底是政府治理水平本身决定的,与民众是否持有武器,关系不大。秦朝拼命收缴民间武器,也没耽误老百姓拿着锄头棍棒推翻它!

4,最重要的部分:禁止民间持有武器,根本没可能约束犯罪分子,却削弱了民众的自我保护能力:
“臣恐邪人挟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自备而抵法禁,是擅贼威而夺民救也!”(《汉书·吾丘寿王传》)

这四条,美国人看了都要拍手称快。只可惜,美国人强调持枪权问题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民众反抗政府暴政的权利和能力,中国人却一直没能意识到……

Show older
墨魚海域 CuttleSea

私人試驗場所。不對外開放註冊。 Personal and private instance.